• <progress id="ixtko"></progress>
    1. <ol id="ixtko"></ol>

      <rp id="ixtko"></rp>

    2. <tbody id="ixtko"><track id="ixtko"></track></tbody>

      习惯源于规则——2016级年级主任赵鹏麒

      发布者:红河州第一中学         时间:2017-05-10

      尊敬的各位领导,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早上好!

      又是一个风和日丽、天朗气清的早晨,又是一次国旗下的讲话。

      今天,我想说两件事。首先,今天是2017年5月8日,距同学们步入州一中,已经过去了248天,距2019年高考还剩760天,除去两个暑假、两个寒假及法定节假日和月假,同学们实际在校时间,保守估计还剩600天,这还是我把所有假期按最短时间了估算的,如果放假时间长一点的话,连600天都没有,而在校有效学习时间,又会是多少,就因人而异了,有的同学可能是600天,也可能有同学是60天,甚至更少。

      同学们应该还记得,上一次我在国旗下讲话的要求,当时要求全年级上下务必增强赶考意识,交出优异答卷,现在据上一次要求已过去了148天,希望努力的同学保持状态,浑浑噩噩的同学,尽早觉醒。作为有资格过五四的中国青年,请明白你肩膀上的责任与使命。于家庭而言,你们不仅是父母血脉与生命的延续,更是他们希望之所在,请永远不要让爱你的人伤心失望;于州一中而言,你们有肩负着成就州一中彪炳云南省教育史册的使命,因为不论你是否愿意,你们终究是我红河州第一中学的第一届学生,你们的未来怎样,州一中的未来,便会怎样。这就好比,不论你是否愿意,现在必须站在这里听我把话说完。

      其次,再过4天,将是汶川地震9周年纪念日,9年前发生在四川省的那次里氏8.0的地震中,共有69196位同胞遇难, 18379人失踪,374176人受伤, 1472378位同胞流离失所,后由政府转移安置,直接经济损失达8451亿元人民币,堪称举国之殇。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北川中学的黑板上,沉痛的写下四个字“多难兴邦”!

      天道无常,人类在自然面前,显得渺小而脆弱。在这次大地震中,有不少正在上课的学生都被措手不及的灾难永远地掩埋在了废墟下,然而,北川刘汉希望小学却在这次颠覆性的地震中顽强地存活了下来,正在该校上课的483名小学生以及教职员工都奇迹般地全部安全撤离。就这样,一个个朝气蓬勃鲜活的生命在废墟中开出一朵朵向着未来的希望之花。

      我曾不止一次的讲过,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奇迹可言,任何所谓的奇迹,都有他成为奇迹的原因。事后媒体采访透露,这次所谓的奇迹,其实是该校堪称良心工程的教学楼,和严抓应急疏散演练的功劳。该校将每一次的集队与解散都当成是紧急疏散演练,严格的规定曾让全校师生怨声载道,抱怨学校小题大做,指责校长拿着鸡毛当令箭。可地震过后,无数家长对学校感恩戴德,该校校长也从默默无闻,被人指责,变成了受众人感谢并仰慕的名人。

      是啊,我们总是在灾难尚未发生之前,对所有的预防措施都嗤之以鼻,并以敷衍各项防灾减灾制度为能事。可当灾难真正来临时,我们又悔不当初,当然,也极有可能根本就没有机会去后悔,因为那时你已不在了。一定会有同学认为我再危言耸听,也会有同学的第一反应是,我们学校也有紧急疏散演练,我们也有紧急疏散路线。可我要问的是,我们有没有把每一次集队与解散都当成是经济疏散?我们要求每次课间操,各班要以两路纵队按指定路线迅速集队,有几个班做到?我们要求回教室时以两路纵队迅速回班,又有几个人做到。每次总有人通过麦克风大声喊叫:“保持队形”,可同学们置若罔闻,难道非要等到天灾降临,你才会有所醒悟?

      进一步讲,那所创造奇迹的小学,之所以能保持将每次集队都当成是逃生演练,其背后是对良好习惯的推崇和对规则的敬畏,正是有了貌似不近人情的规定,才有了劫后余生的人间大爱。而关于良好的习惯与遵守规则制度,我们说的已经太多。这里只是希望,从今以后,再有人高喊着“保持队形”或者“动作快点”,亦或是“某某宿舍关灯”时,同学们要做的不仅仅是理解,而是支持了,因为相对于你们的成绩,这些人更关心你们的安全,他们的用意很简单,就是希望自己的学生,能健康的活下去,并且活得有尊严。

      当然,如果同学们真正意识到了良好的习惯与遵守规则的意义,并接受一些看似苛刻的约束,你一定能在这剩余的600天中大有长进。如此,方不负你这风华正茂的多彩青春,亦不负作为红河州同龄人中的佼佼者的你们,所本该承担的责任与义务。

      谢谢!

       

       

       

       


      一分快三软件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